主页 > 舆情环境 >美国经济虽复甦,但打工族问题仍是隐忧 >

美国经济虽复甦,但打工族问题仍是隐忧

美国经济虽复甦,但打工族问题仍是隐忧

华尔街日报报导美国商业部(commerce department) 2014 年 11 月 21 日公布第二季经济成长率,略高于原先预期的 4.2% ,来到 4.6% 。景气回温、失业率降到 5.8%,中高阶主管的自愿离职率上升,但美国经济复甦不仅面临中长期是否能持续的问题,非自愿性兼职的现象更显示,经济复甦并没有大幅改善兼职劳工的处境,亮眼的经济数字背后存在极大社会隐忧。

富者愈富,穷者愈穷

美国劳动部统计光是 2014 年 9 月就有 5.6 万自愿离职劳工,自愿离职率是从 2008 年以来最高。自愿离职率高代表人力市场热络,中高阶主管认为自己离职后很快就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或容易跳槽待遇更好的,但实际上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收入和 1995 年相同。

2014 年 9 月联準会(Federal Reserve)公布全国最富有的 3% 掌握全国一半以上的财富,同时超过 700 万美国人渴望一份全职工作,占打工人数的一半以上,而目前美国劳动力人口(labor force)约为 1.59 亿,劳动力是指年龄 15 岁以上,有工作能力的人,其中包括就业者及失业者;以美国 2014 年 10 月劳动局统计劳动参与率为 62.8% 来算,在美国,每 100 名劳工中就有 7 人希望脱离打工族、跻身正职员工的行列。

美国兼职员工的处境

一半以上的打工族不满目前的工作状态究竟为什幺让美国人如此重视呢?

非自愿性兼职劳工

美国 700 万得不到正职工作的兼职劳工,为非自愿性兼职(involuntary part-time),非自愿兼职的定义是每週工时低于 35 小时、希望获得正职,但僱主为了降低人事成本不愿意再增加正职员工(即使正职和兼职人员做相同的工作内容),这些劳工迫于经济压力又不得不打工。美国受僱的兼职员工中,非自愿比率超过 50% ,竟高于金融危机爆发、经济萧条时。

新罕布夏大学蕾贝卡‧葛劳勃(Rebecca Glauber) 2013 年发表的研究,非自愿兼职可视为低度就业(underemployment),劳工的生产力未能充分发挥,长期而言不利于美国总体经济。

贫穷问题

另一方面非自愿兼职也与贫穷问题有关,特别是社经地位较为弱势的族群:迫于经济因素的非自愿兼职劳工中,西语裔约占 26.8% (187.7 万人)、非裔美人约占 17.1%(119.6 万人),贫穷问题,尤其是社会上特定族群的贫困,往往是社会动荡的导火线。

即使做同样的工作,兼职员工薪水也比正职员工低。约有 25% 的兼职员工活在穷困中(女性 25% ,男性 23%), 50% 的兼职员工处于低收入的状况(女性 52% ,男性 50%)。和正职员工相比,兼职人员超过 5 倍的机会陷入贫穷, 3 倍的机会面对低收入的窘境。

员工福利被缩减

兼职员工无法和正职员工享有同样福利,职前训练、休假、病假不支薪,大多数人没有医疗保险。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或俗称的 Obamacare)规定僱主须提供保险给每週工时超过 30 小时的员工,为了规避这样的情况,老闆可能会削减兼职员工的工时为一週 29 小时;沃尔玛(Wal-mart, WMT) 2014 年 10 月宣布不会替旗下 26,000 名兼职员工的医疗保险埋单,家饰品与建材零售商家得宝(TheHome Depot, HD)、连锁药房沃尔格林(Walgreens)、有机超市(Trader Joe’s)、艾杰(Target, TGT)纷纷发表类似的声明。

美国经济虽复甦,但打工族问题仍是隐忧 沃尔玛的员工上街争取权益 (source:UFCW International Union/flickr)

特定区域分布

非自愿兼职员工的现象,大致上以美国西岸较严重,其中一个原因是农业与林业有季节性,收获、伐木时节到了需要大量的劳力,僱主也愿意提供兼职劳工更优渥的薪水。当农忙结束就无需如此大量的人力,这类非自愿性兼职劳工的特点是,两份兼职工作间的失业期较长。

由于产业结构、历史因素不同,各州情况不一,其中又以加州为最: 2007 年非自愿兼职员工比率为 3.94% , 2014 年攀升至 7.10% ,远高于全国平均值 4.7%;光是加州一州就有 120 万人为低度就业,相当于旧金山和奥克兰(Oakland)的人口。

台湾的情况

美国媒体报导兼职劳工,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或许是因为美国社会比台湾更重视劳工权益。美国联邦政府规定基本工资时薪为 7.25 美金(折合台币约为 218 元),各州最低时薪依法落在 7.25 至  9.32 美金不等,除了速食连锁店往往只给兼职员工最低时薪,许多僱主愿意给兼职员工更高的时薪。

反观台湾的情况,服务业、餐饮业同样僱用大量兼职员工,而参考「大麦克指数」来看,2014 年 7 月大麦克在台湾售价为 79 元新台币,同时在美国为台币 144 元(4.8 美金),以大麦克的价差来算,台湾的最低时薪略低于美国最低时薪,应调涨 5 元( 劳动部研拟 104 年 7 月要调涨最低时薪为 120 元)。

下次再看到经济成长的亮眼数字时,不妨想想如果一套体制一味压低人事成本、无异于总体经济与劳工职涯发展,真的完全不需要反省与改革吗?



     上一篇:
     下一篇: